1. 首页
  2. 新闻
  3. 资讯

从间接Diss到正面互怼,V神与孙宇晨的爱恨情仇

从间接Diss到正面互怼,V神与孙宇晨的爱恨情仇

一个是湖畔大学出身的营销大神,一个则是年少成名的技术天才;一个是达沃斯论坛全球杰出青年,一个则位列福布斯「30 under 30」金融精英排行榜第四,一个身处中国,一个出生俄罗斯。

同样光辉履历的背后有着一个同样的标签:90后。

本无交集的两个人,却在区块链这一国际舞台上碰撞出了不一样的火花。

至此,他们身上又有了另外一个相同的标签:公链创始人。

前者是新晋公链波场的创始人孙宇晨,后者则为号称公链2.0的以太坊创始人V神,两者相遇并非春风玉露相逢,而似水火不相容。

年少成名

1994年,V神出生于俄罗斯,彼时,出生于青海西宁的孙宇晨已经度过了自己的四岁生日,并随父母迁往广东惠州生活。

两人的童年都展现出了与众不同的方面。

在V神小学三年级的时候,便被安排进了天才儿童班,学习数学、编程和经济学等科目,7岁的时候,创建了一个叫做“兔子百科全书”的复杂文档,这是一个由兔子组成的小世界,但世界里的规则符合非常严格的公式,里面全是数学,图表和计算,从小便展露出了惊人的数学以及编程能力。

从间接Diss到正面互怼,V神与孙宇晨的爱恨情仇

而另一边的孙宇晨则在一定要当第一,不行马上换领域的行事原则下,不停的在各个领域快进快出,进传销班听课练口才、只身去武汉学围棋、投身计算机奥林匹克竞赛,什么热门学什么,当然,最后的结果都不那么尽如人意。

到了中学时期,他们显得更加“另类”。

孙宇晨慢慢展露出他的叛逆:语文考试只写作文;英语考试用中文答题,历史考试填空时,反面人物一律填上班主任的姓名,反之则代以自己的名字:孙宇晨。

不仅如此,他一心效仿韩寒,想要在文章上有所成就,然而投出去的文章却石沉大海。好在,最终他通过文章获得北大自主招生的资格,从此摇身一变,从三本逆转到顶尖名校。

另一边,V神沉迷《魔兽世界》,由于心爱角色的技能被取消,V神悲痛欲绝,要求返还技能被拒绝后,V神开始反思中心化服务的弊端,下定决心要打破这种中心化的模式。

两人的转折点发生在2013年。

那一年,19岁的V神自从父亲那接触到比特币之后,受比特币去中心化的吸引,开始研究比特币,在网络上撰写比特币相关文章,已经小有成就,为了研究区块链,V神甚至从计算机专业世界排名第18位加拿大滑铁卢大学辍学,开始周游世界,拜访区块链大神。

而23岁的孙宇晨则在宾夕法尼亚大学留学,机缘巧合之下进入位于硅谷的互联网公司Ripple Labs(XRP的母公司),接触到了比特币以及区块链,并尝到了炒币的甜头。

2014年,孙宇晨以Ripple Labs 大中华区首席代表的身份回国创业,成立了锐波科技。V神则将自己的以太坊白皮书发送给了好友们,引起巨大反响,最终建立了以太坊,并且开启了区块链2.0时代。

三年后,锐波的公链项目波场正式成立基金会,2018年主网上线。

至此,他们在同一领域有了交集,此后,便开启了针尖对麦芒的时代。

V神与孙宇晨的互怼

2018年3月,波场测试网上线,营销天才孙宇晨为了给波场造势,将目光瞄向了公链老大哥以太坊。

在Twitter上,孙宇晨列举了7条波场优于以太坊的理由,其中包括TPS、手续费、底层语言等等。

从间接Diss到正面互怼,V神与孙宇晨的爱恨情仇

测试网刚上线便大放厥词,受到如此挑衅的叫板,V神立刻回怼,称在这7条之上,应该加上第8条:Ctrl+C和Ctrl+V比键盘键入新内容有更高的效率,直指波场代码抄袭。此前,波场代码被人扒出大段抄袭以太坊。

2018年9月,孙宇晨喊话以太坊开发人员转移阵地,前往波场,并扬言称,波场比以太坊快100倍,并完全与以太坊兼容。随后又被V神公开怒怼。

消停了三个月之后,孙宇晨又将目光转到了以太坊身上,在twitter上称波场日转账数突破239万,已经达到以太坊的4.5倍!预计年底,波场将甩开以太坊一个数量级,达到10倍。

V神发推称,“任何发布推特添加美元符号的人都是不值得被倾听的”,并直接@波场创始人孙宇晨。

此次孙宇晨不甘示弱,回应称“等到以太坊每日转账达到200万次时,再讨论美元符号问题”,并且认为,以太坊永远实现不了每日200万次的转账。

当然,互怼到此还没有结束。

此前不久,孙宇晨转发一篇V神谈论波场BitTorrent的文章,并问V神为何如此迷恋BitTorrent项目。

V神霸气回应称:“该采访是2017年8月做的,波场于2018年7月收购BitTorrent。自己对BitTorrent项目的欣赏和波场没有半点关系。他称,你不能说我喜欢吃牛油果,就代表我有多欣赏买牛油果的人吧?

从间接Diss到正面互怼,V神与孙宇晨的爱恨情仇

并在下面又重提了Ctrl+C和Ctrl+V比键盘键入新内容有更高的效率,再次直指波场抄袭的问题。

对于如日中天的孙宇晨来说,这样的打脸显然无法忍受,“我们都喜欢牛油果,我收购所有的牛油果供应商,垄断市场。如果你依旧喜欢牛油果,就必须听我的。当然,我也很乐意给你一些免费的牛油果。”

这一来一回的互怼看似是口舌之争,其实是区块链3.0,或者说第一公链之争。或许之前孙宇晨的碰瓷是为了造势,那么后来的回应则更像是一种宣战。

无论twitter如何进行骂战,最终还是要依靠实力说话:回归技术,回归公链。

以太坊与波场

2月28日,以太坊迎来了君士坦丁堡升级,而同一天,波场也将升级到3.5版本。以太坊升级是多次推迟后的结果,而波场的升级更像是临时起意,或许本可以早升级,但就等着以太坊,打算一较高下。

如今的波场似乎的确有叫板以太坊的实力。

根据Spiderdata数据显示,波场的日活用户为45000,而同期的以太坊日活跃用户则为9829,而且波场的日交易额也大大超过了以太坊。

Rating Data的数据也证实了这种情况,波场的日活跃用户或者留存用户皆超过以太坊。

业内人士在接受《币世界》采访时表示,虽然在日活方面、成交量方面波场都会优于如今的以太坊,但是波场的流量是建立在菠菜类APP上的,能不能持久繁荣还要看后续的Dapp,而以太坊在生态方面则相比波场来说会更加全面一些,各种Dapp都有,但未来争夺的方向应该在如何让Dapp真正走向普罗大众,这是他们需要努力的方向。

事实的确如此,以太坊目前拥有超过1383个Dapp,而且种类更为全面,波场的Dapp数则为203个,而且排名靠前的Dapp多为菠菜类,Dapp类型种类并不丰富。不仅如此,Dapp Total分析师表示,波场的用户数据过于寡头,大量交易额集中在少数几个Dapp之中,存在刷量的可能。

而在团队方面,波场技术负责人赵宏称,波场核心开发团队目前有40个人,80%以上成员都来自百度,阿里,美团等一线互联网公司,此外还吸收了前ETC开发团队的核心成员。

至于以太坊,在众多核心开发者离开之后,实力相较之前,确实有所下降,但其依然拥有超过216位核心活跃开发人员,是比特币开发者的两倍之多,另一方面,V神依然坐镇以太坊,虽然其在慢慢淡化自己的影响力。

业内人士王克利表示,波场当初收购BT,但是最后BT的核心开发者都离开了,所以收购BT对其技术实力对没有太大的提升,以太坊这边有几个核心开发人员出走了,但是在底蕴方面,以太坊还是优于波场。

熊市之下,波场的一系列布局确实让其拥有了叫板以太坊的实力,如今引入USDT,增加其Dapp流动性,无疑是一大利好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波场完成3.5版本升级之后,波场技术负责人称:“我们比以太坊更先进。”以太坊虽然在ICO之后逐渐没落,但在君士坦丁堡升级之后,以太坊依旧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之中,对于未来也有着较为清晰的规划。

对于以太坊与波场之间的竞争,V神直言:“如果波场取代了以太坊的位置,那我将会对人类失去一定的希望。”言语之中,对波场说不出的鄙视。

而如今春风得意的孙宇晨显然不能咽下这口气,强烈回应道:“波场会在成功之时帮以太坊立一座碑,纪念以太坊在人类区块链历史上做出的贡献。”

在区块链大规模落地应用之前,以太坊与波场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,至于鹿死谁手,一切尚未可知。

本文来自币世界,本文观点不代表光速区块链立场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

联系我们

微信:415715120

邮件:415715120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