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新闻
  3. 资讯

炒客网 ChaoEx 疑似爆雷:透支信任,币圈老人买单

在老牌交易平台炒客网 (ChaoEx )的官网上,最新一次公告的发布日期停在了 2020  年 2 月 27 日。

在老牌交易平台炒客网ChaoEx)的官网上,最新一次公告的发布日期停在了 2020  年 2 月 27 日。

而就在 3 月 31 日,微信社群中,涉及到「炒客网」的维权群已经建立起来。综合多位平台用户的反馈,炒客网平台的很大一部分用户,自 2019 年 5 月份前后便出现了提币困难、提币无法到账等情况。目前,该网站已经被用户贴上了「单机版」的标签,即「平台可以登陆,可以交易,但是提现后不到账」。

据 Blocklike 观察,与其他维权群里略有不同的是,众多暂时无法从交易所提币套现的投资人中,有绝大部分是非常早期就进入了这个行业的「币圈老人」。在维权群中,「连朋友都不放过」成为了众多投资者们异常愤怒原因之一。

炒客网自 2018 年 8 月份成立,并发行过平台币,随后经历过「9·4」 ,转向海外市场。近来几年中,炒客网经历了什么,或许只有炒客网创始人金京国本人最清楚,在圈子内,大家曾一直称呼他为「老金」。

Blocklike 从多位投资者、平台用户那里获取了多方面的信息,对这次炒客网疑似跑路的事件进行整理。

2018:老金、炒客网、出海

单从用户体量上来讲,炒客网的用户体量并不算非常大,但该平台密集地聚集着行业内的早期参与者。仅是 Blocklike 联络到的 5 位涉及较大金额的维权者,均为 2013 年前后就已经进入了行业内的早期参与者,均对金京国本人相对熟悉。

根据炒客网创始人对媒体的自述,金京国早在 2013 年底进入币圈,曾任职于香港导航网、币须网。2014 年底,金京国加入了元宝网负责市场工作,后于 2016 年底离开。直到 2017 年 4 月,其开始着手创办数字货币交易平台炒客网。

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试运营, 炒客网自 2018 年 8 月被推出,但很快就遇到了「9·4」这个时间节点 ,该团队随即转向海外市场。在此前的一次采访中,创始人曾表示,交易所要成功出海既要有钱又要有资源:「先说钱,按照四十人左右团队规模,运营主体迁移到海外后每个月的运营成本大概 10 到 15 万美元,像炒客网每月的开销在 100 万人民币。 」

据了解,金京国还曾成立过一家投资公司,据其本人介绍,这家机构在上一轮牛市中回报率颇丰,并解决了「炒客网早期海外拓展的资金来源」。此外,他曾对外称,炒客网从 2017 年 12 月开始实现了盈亏平衡,并获得了 Pre-A 轮融资。

区块链独立评论人「梅冻主」也在分析中认为:「(金京国)转战香港重新张罗了 ChaoEx,当时做了几个 ICO,后来就没怎么关注了。当时应该是趁比特币赶顶 2 万刀赚到钱了的,怎么到了这种地步。

2019:团队矛盾、CEO 离开、提币困难初现

2019 年中出现的种种迹象显示,炒客网在这一年并不容易。很多矛盾的爆发点被指向 2019 年的 5 月份。有用户反馈,在这个时间节点前后,有小部分用户的小额提现还是可以成功的。

一位同样无法提币的、来自杭州的资深投资人对 Blocklike 描述了他所了解到的情况,他同样也是金京国的一位朋友:「事情大概是这样的,很多该平台的用户,从 2019 年 5 月份起就无法提现了,我所有的提现申请都是 2019 年 5 月份之前发出的,但一直未处理过。根据我了解的情况,当时财务上已经有亏空了,大约在 1000-2000 万左右,而目前,根据我的了解,财务上的亏空已经到了 2000-4000 万了。」

谈及原因,该投资人称:「根据他之前的一个说法,是大概几百万币被盗了,比较着急,情急之下用以维持运营。后来,有一些风声传到我们这里,他可能挪用用户资产去赌球了。也有说法是他做期货后爆仓了。后面做活动拉新,目的大概就是需要更多的钱来弥补之前的漏洞,形成了恶性循环,暴雷后就还不上了。」

Blocklike 注意到,同样是在这样一个时间点,炒客网原 CEO 王小龙离职。

总结曾任职于炒客网的几位员工的说法,炒客网团队本身或也存在一些矛盾,部分员工对于亏损原因的细节并不清楚,相关事情是从金京国本人那里听到的,但是,他们指出,金京国有可能在早些时候就挪用了资金,随后一些诸如盗币、爆仓的说法或许是借口。

自 5 月发生的风波或许还未解决,在 2019 年 10 月,ChaoEx 依旧推出了新的平台币 CHE 。

炒客网 ChaoEx 疑似爆雷:透支信任,币圈老人买单

2020:朋友、用户,何解?

目前,大部分投资人均表示不清楚交易所钱包的地址,交易平台资金状况成谜。

之前提到的杭州投资人称:「2019 年 5 月份直到今年最后一次联系到他,他一直没有办法偿还,每次先答应换一部分,后面并未承诺,现在甚至联系不上了。通过其他渠道,我们从他的家人那里了解到,金京国目前可能没有资产,他还在国内,但不愿意面对。」

另一个早期投资人曾与金京国在共同搭建过早期的社群,他告诉 Blocklike :「我大概了解到他的信息比任何人都多,提现问题,已经很长时间了,他一直在拖延时间,用各种借口理由。此外,其实我认为他们系统也有问题。」

「我投的不算多,但我朋友投了很多(早期的平台币),提现的申请是 2019 年 5 月份之前,中间找了很多次,没有用。目前要维权的投资人,很多都是他的朋友,虽说当时要做海外市场,但主要还是以国内用户占比多」,他提到。

此外,他还提及:「 连我这种朋友都不搭理的话,就更不要说散户了。」

目前,两位较为活跃的散户维权者与 Blocklike 进行了交流,他们是 VDS 及 NULS 两个币种的大额持币者。

根据官网公告,炒客网早在 2018 年 5 月就上线了 NULS/BTC、NULS/ETH 交易对。公链 NULS 曾作为明星项目受到投资者支持。该投资者称:「我也是从 17 年到现在没有提币的 NULS 用户,最高一百多万到现在几万块都不给提现。」

2019 年的 3 月 8 日,曾经风靡一时的热门币种 VDS 上线炒客网,VDS 这一币种在行业内向来饱受争论,但不可否认的是,从某种程度上讲,该币种给相关交易平台都带来了一波可观的流量。但是,虽然 VDS 早在 3 月份就上线炒客网,从效果来看,炒客网没有很好地把握住由此机会带来的流量。

维权群中,一些投资者的早期投资截图显示,早期时间,出于信任,他们还曾直接转账给金京国的支付宝账号。

截至发稿,金京国尚未对 Blocklike 作出正面的回应,该事件将如何发展,Blcoklike 将持续关注。

本文收集自网络,不代表光速区块链http://www.gs265.com立场,如若转载,请联系原作者

联系我们

微信:415715120

邮件:swb168@foxmail.com

QR code